能耗双控对今年GDP有多大影响?

07

10月

能耗双控对今年GDP有多大影响?

能耗双控对今年GDP有多大影响?

  丨明明债券研究团队


  核心观点


  本文提供了一个定量估算能耗双控对今年GDP负面影响的视角。经估算,在“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降低3%左右”的要求下,对全年GDP增速的拖累可能在0.3-0.6个百分点。从总量层面上看,全国单位GDP能耗的达标难度不太大,能耗双控对工业和经济的影响将是阶段性的,但区域层面的结构性压力却不容忽视。


  能耗双控由来已久。“能耗双控”的概念最早于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中提出,当时的表述是“实行能源消耗总量和强度‘双控’行动”。“十一五”规划首次把单位GDP能耗降低作为约束性指标写入资源利用效率段落;“十二五”规划在把单位GDP能耗降低作为约束性指标的同时,还提出了合理控制能源消费总量的要求,逐步形成二元指标约束体系。“十四五”规划进一步提出完善能源消费总量和强度双控制度,重点控制化石能源消费,2025年单位GDP能耗和碳排放比2020年分别降低13.5%、18%。


  在具体执行方面,双控指标更加侧重能耗强度。在近期《完善能源消费强度和总量双控制度方案》答记者问中,有关同志说明了方案进一步突出了强度优先,能耗强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地区,将要承担比以往更高的目标要求。在《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关于印发<;;2021年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的通知》中,也只暂停了能耗强度不降反升的省份的“两高”项目节能审查,而对于能源消费总量控制不达标的地区没有明确的惩罚措施。


  能源结构和增加值结构的巨大差异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今年上半年部分地区能耗控制不达标。中国的能源消费可以分为三次产业以及居民生活消费四个部分。结构上以第二产业为主,占比常年维持在70%左右,但产生的增加值却维持在40%左右,因此通过限制第二产业的生产来降低单位GDP能耗的效果较好。第二产业内部能源消费结构与增加值结构的分化更加显著。不少行业的能耗占比是增加值占比的2-3倍甚至以上。今年由于国内外疫情的扰动和海外供需缺口的存在,出口需求大幅提升,高耗能的工业生产表现显著优于服务业,拉高了单位GDP能耗,这一问题尤其体现在出口比重较大的沿海省份。


  能耗双控主要限制第二产业增加值,本文提供了一个定量估算能耗双控对GDP的负面影响的视角。由于能耗双控主要针对第二产业,高度抽象后,我们通过限制第二产业生产的方式来进行估算:乐观假设下,将第二产业单位GDP能耗压降1.4%就大致能够完成单位GDP能耗下降3%的目标,悲观假设下则需压降2.7%。由于第二产业的能耗分布同样极度不均,理论上可以在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速下降0.7-1.4个百分点的范围内完成目标,最终对今年全年GDP增速的负面影响可能在0.3-0.6个百分点左右。


  结论:能耗双控对经济的总量影响可控,但需关注区域的结构性压力。经估算,在“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降低3%左右”的要求下,控制单位GDP能耗对今年全年GDP增速的负面影响可能在0.3-0.6个百分点。从总量层面上看,全国单位GDP能耗的达标难度不太大,能耗双控对工业和经济的影响将是阶段性的。但是,区域层面的结构性压力不容忽视。由于部分省市能耗超标一定程度上是在2021年特殊的经济结构下的现象,在能耗双控的指标考核压力下出台大规模限产政策,可能存在一定矫枉过正的风险。


  正文


  本文提供了一个定量估算能耗双控对今年GDP负面影响的视角。经估算,在“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降低3%左右”的要求下,对全年GDP增速的拖累可能在0.3-0.6个百分点。从总量层面上看,全国单位GDP能耗的达标难度不太大,能耗双控对工业和经济的影响将是阶段性的,但区域层面的结构性压力却不容忽视。


  什么是能耗双控?


  能耗双控由来已久。“能耗双控”的概念最早于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中提出,当时的表述是“实行能源消耗总量和强度‘双控’行动”。从历史上看,国家坚持绿色发展的进程与举措是循序渐进的。“十一五”规划首次把单位GDP能耗降低作为约束性指标写入资源利用效率段落;“十二五”规划在把单位GDP能耗降低作为约束性指标的同时,还提出了合理控制能源消费总量的要求,逐步形成二元指标约束体系。“十三五”时期继续实施能耗总量和强度“双控”行动,明确要求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50亿吨标准煤以内。此外,国务院还将“双控”分配到各地区,并对“双控”工作进行全面部署。“十四五”规划进一步提出完善能源消费总量和强度双控制度,重点控制化石能源消费,2025年单位GDP能耗和碳排放比2020年分别降低13.5%、18%。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简称单位GDP能耗)是指一定时期内一个国家(地区)每生产一个单位国内生产总值所消耗的能源。在单位GDP能耗计算中,GDP使用不变价计算。


  能耗双控对今年GDP有多大影响?


  在具体执行方面,双控指标更加侧重能耗强度。近期,在《完善能源消费强度和总量双控制度方案》答记者问中,有关同志说明了方案进一步突出了强度优先,能耗强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地区,将要承担比以往更高的目标要求。在《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关于印发<;;2021年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的通知》中,也只暂停了能耗强度不降反升的省份的“两高”项目节能审查,而对于能源消费总量控制不达标的地区没有明确的惩罚措施。


  对比中国与世界各国的单位GDP能耗,不难发现中国经历了单位能耗的大幅下降,在2015年已经接近发达国家与东亚国家水平。从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历年单位GDP能耗目标与实际完成情况而言,年均的同比下降幅度在3%-3.5%之间,一个五年计划的平均下降幅度约为18%。除了2011-2012、2019年未完成能耗控制目标外,其余单个年份均超额完成任务。从政策目标来看,2021年与“十四五”的目标并没有加码,2021年的目标是表格统计时间以来要求最低的一年。此外,2020年的单位GDP能耗仅下降了0.1%,做大了基数,对于2021年来说应该更容易完成。


  能耗双控对今年GDP有多大影响?


  定量估算能耗双控对GDP的影响


  能耗双控主要限制第二产业增加值,本文提供了一个定量估算能耗双控对GDP的负面影响的视角。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降低3%左右”,这个约束性目标是估算的起点。中国经济的能源消费结构和增加值结构的巨大差异,使降低能耗的努力不会带来同等规模的GDP下降。高度抽象后,我们通过限制第二产业生产的方式来进行估算:乐观假设下,将第二产业单位GDP能耗压降1.4%就大致能够完成单位GDP能耗下降3%的目标,悲观假设下则需压降2.7%。由于第二产业的能耗分布同样极度不均,理论上可以在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速下降0.7-1.4个百分点的范围内完成目标,最终对今年全年GDP增速的负面影响可能在0.3-0.6个百分点。


  能源结构和增加值结构的分化


  中国的能源消费可以分为三次产业以及居民生活消费四个部分。结构上以第二产业为主,占比常年维持在70%左右,但产生的增加值却维持在40%左右,因此通过限制第二产业的生产来降低单位GDP能耗的效果较好。第二产业能源消费结构与增加值结构的分化更加显著。工业当中,燃料加工、化工、非金属、黑色有色金属冶炼、电热供应等高耗能行业在2018年的能源消费占工业的比重达到81%,但增加值占比仅为45%,建筑业亦是如此特征。不少行业的能耗占比是增加值占比的2-3倍甚至以上。因此,如果针对高耗能行业进行限产约束,完全有可能做到只牺牲1单位的工业增加值增速,去压降3单位的能耗增速,进而降低2单位的单位GDP能耗(后面的估算大致按照这个比例进行假设)。


  能耗双控对今年GDP有多大影响?


  能源结构和增加值结构的巨大差异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今年上半年部分地区能耗控制不达标。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中国的GDP结构已经形成了第三产业增速>;;第二产业增速>;;第一产业增速的趋势,这也是支撑单位GDP能耗持续下降的重要原因。然而今年的情况发生了显著的变化,由于国内外疫情的扰动和海外供需缺口的存在,出口需求大幅提升,高耗能的工业生产表现显著优于服务业,拉高了单位GDP能耗,这一问题尤其体现在出口比重较大的沿海省份。


  估算思路


  单位GDP能耗下降3%意味着什么?根据统计局数据,全国单位GDP能耗处于长期下行趋势,2020年下行趋缓,全国单位GDP能耗为0.571吨标准煤/万元,与2019年持平。但是,如果使用能源消费总量/GDP不变价来估算,2019年的全国单位GDP能耗为0.547吨标准煤/万元,与公布值存在一定的差距(由于二者的差距在每一个GDP不变价的周期内保持稳定,且相差较小,因此作为估算的差距并不大),但我们更倾向于用这个数字来计算,因为它能够细化到三次产业以及居民生活的能源消费,方便我们估算。单位GDP能耗下降3%,意味着上述估算的数字从0.547吨标准煤/万元降至0.53吨标准煤/万元。


  能耗双控对今年GDP有多大影响?


  由于能耗双控主要针对第二产业,因此我们的估算思路为先估计一、三产业以及居民的能源消费,再考虑如何限制第二产业生产才能达到单位GDP能耗降低3%的目标:


  第一产业:假设2021年第一产业增加值增速5.5%。由于第一产业的单位GDP能耗长期下降趋势并不显著,因此保守假设第一产业单位GDP能耗与2019年持平,在上述假设下2021年第一产业的能源消耗将在1亿吨标准煤左右。


  第三产业:假设2021年第三产业两年平均增加值增速5%,2021年同比增速为8%。对于单位GDP能耗而言,虽然第三产业的近年来的年化降幅在3%以上,但今年的情况并不乐观,上半年第三产业用电量增速显著超过增加值增速,因此存在单位GDP能耗下降低于预期的可能,因此乐观假设下第三产业单位GDP能耗仍能保持年均3%的下降幅度,悲观假设下单位GDP能耗与2019年大致相当乐观情形下第三产业的能源消费量为8.8亿吨标准煤,悲观情形下可能要消耗掉9.4亿吨标准煤。如果第三产业能耗强度没有下降,那么就需要第二产业压降更多才能达标。


  能耗双控对今年GDP有多大影响?


  居民生活:居民生活能源消费的增速近年来有显著下降的趋势,但作为保守估计,取近10年的复合增速(6%)作为最近两年的年化增速,预计会消耗7亿吨标准煤。


  第二产业:假设在不控制产能的情况下,2021年的第二产业增加值两年平均增速为6%,对应的同比增速为9.5%。经过估算可以得到:在第三产业能耗控制较为乐观的情形下,可以牺牲0.7个百分点左右的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速,将第二产业的单位GDP能耗压降1.4%左右,进而完成全面压降3%的目标;在第三产业能耗控制较为悲观的情形下,可以牺牲1.35个百分点左右的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速,将第二产业的单位GDP能耗压降2.7%左右完成目标。考虑到第二产业在GDP中的占比在40%左右,那么两种情况下对今年GDP的负面影响分别约为0.3和0.6个百分点。


  从总量层面上看,全国单位GDP能耗的达标难度并不大,能耗双控对工业和经济的影响是阶段性的,但区域层面的结构性压力却不容忽视。


  部分省份能耗双控压力在增大


  尽管总量层面上控制能耗对经济的影响相对可控,压降单位GDP能耗3%的难度似乎也不太大,但若要具体到不同地区,实际执行起来仍然有一定困难。能源消费总量大省集中在东南沿海地区,单位GDP能耗去化较为困难的大省集中在化石能源较为丰富的省区。能源消费总量不仅与化石能源储量有关,更直接的相关变量是当地的经济结构与经济发展水平,因此东南沿海地区的能源消耗普遍较高。单位GDP能耗方面,以2019年数据为例,北京等10省(市)考核结果为超额完成等级,河北等18省(区)考核结果为完成等级,辽宁考核结果为基本完成等级;内蒙古考核结果为未完成等级,以往的能耗双控任务基本不难完成。但今年的数据显示,除少数省(区)外,大部分地区的能耗控制力度不及过去两年,在经济复苏和警惕放松的背景下不同程度地放任了能耗的扩张。


  能耗双控对今年GDP有多大影响?


  发改委下发能耗双控晴雨表之后,各地相继出台严格的限产限电措施,可能存在矫枉过正的风险。各地的限产限电政策以一级预警地区最为严格,限产行业涉及水泥、钢铁、化工、纺织、电力等高耗能行业,同时针对工业与居民用电予以限制。二级、三级预警地区为预防能耗控制的边际恶化,也出台了相应的预警措施,鼓励倡导工业、居民部门节约用电,杜绝重新掉入预警红色区间。但是,部分省市能耗超标一定程度上是在2021年特殊的经济结构下的现象,在能耗双控的指标考核压力下出台的限产政策,可能会存在矫枉过正的风险,进而造成次生的经济下行压力。


  结论


  能耗双控对经济的总量影响可控,但需关注区域的结构性压力。能耗双控主要限制第二产业增加值,本文提供了一个定量估算能耗双控对GDP的负面影响的视角。经估算,在“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降低3%左右”的要求下,控制单位GDP能耗对今年全年GDP增速的负面影响可能在0.3-0.6个百分点。从总量层面上看,全国单位GDP能耗的达标难度不太大,能耗双控对工业和经济的影响将是阶段性的。但是,区域层面的结构性压力不容忽视。由于部分省市能耗超标一定程度上是在2021年特殊的经济结构下的现象,在能耗双控的指标考核压力下出台大规模限产政策,可能存在一定矫枉过正的风险。

.klinehk{margin:0 auto 20px;}

  来源为金融界的作品,均为版权作品,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转载,否则视为侵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